醉美会 >>所属分类 >> 宋词   

兰陵王:张元幹

标签: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作者:张元幹

  卷珠箔,朝雨轻阴乍阁。阑干外、烟柳弄晴,芳草侵阶映红药。东风妒花恶,吹落梢头嫩萼。屏山掩、沉水倦熏,中酒心情怯杯勺。
  寻思旧京洛,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障泥油壁催梳掠。曾驰道同载,上林携手,灯夜初过早共约,又争言飘泊?

醉美会


  寂寞念行乐。甚粉淡衣襟,音断弦索,琼枝璧月春如昨。怅别后华表,那回双鹤。相思除是,向醉里、暂忘却。

【赏析】
  此词为触景伤春,怅望京都之作。上片写病酒伤春。“卷珠箔”四句由远及近,从上到下,层层展开地写词人病酒楼阁所见春景:轻雾蒸腾,柳条随风轻拂,仿佛在欢喜新晴;俯首又见芳草与红芍药相映成趣。“东风”二句以拟人化手法,写暮春的东风挟着妒忌和嫌恶的情绪摧花落蕊。中片怀思京都。词人经历了靖康国难,又遭秦桧打击而弃置江南,对“旧京洛”,即北宋故都的怀念情绪更加强烈。“正年少”六句追忆早年汴京的浪漫生活:纵情欢乐狂放尽兴,曾迷恋于歌舞名妓:催促美人快些打扮,携手在上林苑里并肩而行;元宵刚过,又早早约定再次重逢。“又争信”一句顿折,以“飘泊”二字暗寓了词人羁旅漂泊的悲惨遭际。下片写别后的寂寞与相思。以“寂寞”二字总上挽下,逐层展开。“相思”二句点明眷恋故国的相思之深,别恨之重,除非醉里才能忘却,而从“中酒”添愁,怯于杯勺,更知词人思深恨重,求醉不得的隐痛。这首抒发爱国意念的词作,写得情韵兼胜,寓别恨之情于清旷的境界之中,使蕴藉的词境显得既沉郁又婉丽。
www.ZuiMeiHui.com

www.ZuiMeiHui.com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石州慢:张元幹 下一篇贺新郎:叶梦得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词条信息

冰河
冰河
超级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