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会 >>所属分类 >> 红楼梦   

袭人

标签: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人物,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排行第二,原名珍珠(另一说蕊珠),从小因家贫被卖入贾府,原系贾母之婢,后又服侍史湘云几年,贾母素喜袭人心地纯良,恪尽职守,将她予了宝玉,作为后备姨娘之人选,后逐渐成为宝玉丫头中的领头人,宝玉因见她姓花,故取陆游诗句“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竹识新晴”之意为其改名为“袭人”。作为《红楼梦》中举足轻重的丫头,袭人一直是全书中争议最大的女性人物。按照脂批,结局应是为救宝玉被迫嫁于戏子蒋玉菡。 醉美会

目录

[显示全部]

人物介绍编辑本段回目录

身世

《红楼梦》第十九回中,袭人被母兄接回家去吃年茶,母兄与她商量要将她赎回之事,袭人断不愿回去,因而哭诉道:“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你们却又整理的家成业就,复了元气。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这段记载袭人身世之苦。

www.ZuiMeiHui.com

经历

小小年纪便要承担家庭重担,为家庭出力,到别人家做奴婢看别人眼色,在复杂的成长环境中学会了小心谨慎,温顺谦恭。

醉美会

样貌

袭人细挑身子,容长脸儿,长得也是美人一个。按照王夫人的描述,样貌虽比晴雯略次一等,收在房中也算一二等。 醉美会

性格

袭人对人和气,处事稳重,工作认真,富有心机,在大观园里众人是人前人后的夸奖她。就连下级小红、佳蕙也对其服气,是出了名的贤人。心中亦有些痴处,主子命令她服侍谁,她的心里便唯有谁。她与宝玉有情,是《红楼梦》中,与宝玉唯一发生性关系的丫鬟。她不时规劝宝玉要读书上进。宝玉因与戏子蒋玉菡关系暧昧、戏弄害死金钏,又遭贾环诬陷而挨父亲打后,她向王夫人进言建议应该好好管教他并叫他搬出园子来,王夫人认为袭人深明大理,对其信任有加,不仅赏了她两碗菜、加了一半的工资,准备将其提升为“准姨娘”。

醉美会

结局

因为《红楼梦》原本遗失,袭人的结局有众多猜测。脂批给我们提供了两条线索:一是袭人出嫁是在宝玉还在的时候,二是袭人与丈夫蒋玉菡在贾家落难后一起奉养宝玉宝钗夫妻。而在续书中为:宝玉出家,袭人有实无名,只得奉王夫人之命最后嫁给了戏子蒋玉菡。但是相对于那些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的命运,她已算是有始有终。

醉美会

影视版本编辑本段回目录

1944年电影《红楼梦》欧阳莎菲饰
1952年电影《新红楼梦》李芳菲饰
1962年越剧电影《红楼梦》陈兰芳饰
1962年香港邵氏电影《红楼梦》丁宁饰 www.ZuiMeiHui.com
1975年香港无线电视《红楼梦》苏杏璇饰
1977年香港佳艺电视《红楼梦》陈宝仪饰
1977年香港邵氏电影《金玉良缘红楼梦》祝菁饰
1978年香港电影《红楼春上春》陈维英饰
1978年台湾电影《新红楼梦》吕有慧饰

www.ZuiMeiHui.com

1987年 电视剧《红楼梦》袁玫饰
1989年 电影《红楼梦》邢金莎、张蕾饰
1996年台湾华视《红楼梦》萧艾饰
2002年 电视剧《红楼丫头》徐筠饰
2010年 电视剧《黛玉传》宋雨霏饰 www.ZuiMeiHui.com
2010年 电视剧《红楼梦》李艳饰 www.ZuiMeiHui.com

判词编辑本段回目录

原文

画:一簇鲜花,一床破席。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醉美会

注释

这一首是说袭人的。
1、枉自温柔和顺——指袭人白白地用“温柔和顺”的态度对待宝玉,最后却与宝玉无缘。

2、空云似桂如兰——“似桂如兰” ,暗点其名。宝玉从宋代陆游《村居书喜》诗“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小说中改“骤”为“昼”) 中取“袭人”二字为她取名,而兰桂最香,所以举此,“空云”二字则是对袭人命运的叹息。 www.ZuiMeiHui.com


3、堪羡——值得羡慕。在这里带有调侃的味道。优伶,旧称戏剧艺人为优伶。这里指蒋玉菡。

醉美会


4、公子——指贾宝玉。作者在八十回后原写袭人在宝玉落到饥寒交迫的境地之前,早已嫁给了蒋玉菡,只留麝月一人在宝玉身边,所以诗的后面两句才这样说。续书未遵原意,写袭人在宝玉出家为僧之后才嫁人,细究起来,就不甚切合诗意了。 醉美会


5、配画中的破席,“席“自然是指袭人,”破“则点出袭人悲苦的命运。 www.ZuiMeiHui.com


鉴赏 醉美会


袭人原来出身贫苦,幼小时因为家里没饭吃,老子娘要饿死,为了换得几两银子才卖给贾府当了丫头。

可是她在环境影响下所逐渐形成的思想和性格却和睛雯相反。她的所谓“温柔和顺”颇与薛宝钗的“随分从时”相似,合乎当时的妇道标准和礼法对奴婢的要求。这样的女子,从封建观点看,当然称得上“似桂如兰”。 www.ZuiMeiHui.com


曹雪芹在判词中用“枉自”、“空云”、“堪羡”、“谁知”,暗示她将来的结局与初愿相违外,并不带有嘲讽意味。这一点,脂砚斋的体会可资佐证,脂砚斋口口声声称“袭卿”。

www.ZuiMeiHui.com


在评这首判词时脂砚斋说:“骂死宝玉,却是自悔。”(是说作者自悔)这也许只是脂砚斋自己的观点,未必尽符作者本意。然而,观点尽管不对,批语却仍有研究价值,因为这样批还是话出有因的,否则何以袭人后来嫁给蒋玉菡,倒说宝玉(他的形象中当然有作者的影子在)是该“骂”应“悔”的呢?我们理解是宝玉后来的获罪沦落与袭人嫁人,正是同一变故的结果——即免不了招来袭人担心过的所谓“丑祸”。

www.ZuiMeiHui.com


宝玉为此类“毛病”曾挨过父亲的板子,但他是不会改“邪”归“正”的,所以终至成了累及封建大家庭利益的“孽根祸胎”。当事情牵连到宝玉所亲近的人时(也许与琪官交换汗巾的事还要成为罪证),袭人既不会像晴雯那样索性做出绞指甲、换红绫小袄之类不顾死活的大胆行动,甚至也不可能象鸳鸯那样横了心发誓说“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我也横竖不嫁人就完了。若是老太太逼着我,我一刀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袭人唯一能用以表示旧情的,只不过是在将来宝玉、宝钗处于“贫穷难耐凄凉”时,与丈夫一起对昔日的主人有些生活上的资助而已,即脂批所谓“琪官(蒋玉菡)虽系优人,后同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甲戌本第二十八回总评)。

醉美会

结局猜测编辑本段回目录

按判词的暗示,最终她是琵琶别抱,嫁给名伶蒋玉菡。 此中便举出 众多说法的其中三种: www.ZuiMeiHui.com

改嫁

后四十回的续书中是因为贾宝玉出家,她在王夫人薛姨妈的安排下不得不改嫁。

www.ZuiMeiHui.com

出贾府

而张爱玲考据原著可能的结局,认为她可能是在贾府败落后,嫌贾宝玉不上进而出贾府。

www.ZuiMeiHui.com

嫁给蒋玉菡

还有一种说法是,她因为贾家变故,不得不离开贾府嫁给蒋玉菡。离前留下:“好歹留着麝月”等语。并在贾宝玉归来时,救济了穷困的宝玉宝钗夫妇。有二十回脂评:“……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二十八回脂评:“……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有别于一般贬袭的论点,此袭人是宝玉之恩人。 www.ZuiMeiHui.com

桃红又是一年春

       对于袭人,花签是桃红又是一年春。“又是一年”是虚指。 www.ZuiMeiHui.com


  春字就占了贾家四春的名号,这在花签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www.ZuiMeiHui.com


  这说明,袭人一共有四段情缘,第一段结束后,桃红又是三春。 www.ZuiMeiHui.com


  四段情缘分别对应元迎探惜。

www.ZuiMeiHui.com


第一段情缘是和宝玉的,袭人是宝玉未来的妾,是怡红院的丫头里最风光的。而元春是皇上的妾,才选凤藻宫,也是很风光的。袭人有一次风光的回家,这在丫鬟里是绝无仅有的。而元春有一次风光的省亲,这绝对不是巧合!袭人的第一段情缘,也和元春异曲同工之妙。袭人曾经得到宝玉的宠爱,元春又何尝不是呢,只可惜最终失宠,灰了她们的的争荣夸耀之心。

醉美会



袭人的第二春,并不是和蒋玉菡的。贾家抄家后,袭人被忠顺王买去做了玩物,一味的折磨作践,就跟迎春嫁给孙绍组的情形一样。被忠顺王父子玩腻了之后,才赐给了蒋玉菡,开始了袭人的第三春。 醉美会


嫁给卑微的戏子,算是运偏稍了吧?好在蒋玉菡对她好过一段时间。虽然她本人没有想探春一样,嫁到千里之外,但是她的姻缘,又偏偏是产自千里之外的汗巾子牵线的。再看蒋玉菡的酒令: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 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 女儿喜,灯花并头结双蕊。 女儿乐,夫唱妇随真和合。...这些酒令都要倒着看,那么袭人就是夫唱妇随了一段时间,遭到蒋玉菡的厌弃,终于丈夫一去不回归。

www.ZuiMeiHui.com

上面说袭人有四段情缘,实际上大家可能觉得奇怪,明明只有三段啊?袭人的最后一春,对应的是惜春。其实对应惜春的第四段是暗出的,袭人遇到和尚贾宝玉,还爱的供养了他一段时间。此时的宝玉已经不是宝玉,而是一个和尚。袭人的第四段情缘是和一个和尚的情缘啊!袭人一生四段情,以贾宝玉开始,以贾宝玉结尾,可不是有始有终么?

醉美会


在供养宝玉时,袭人不畏谣言,可惜宝玉最后还是弃他而去了。算起来,袭人真是薄命啊,做过贵公子的准姨娘,沦落为枯骨的玩物,然后嫁给了卑微的戏子,不想最后被抛弃,在风言风语中了却残生。 醉美会

  袭人就这样垮了。她悲剧的一生是多么曲折离奇啊,可以演一部赚眼泪的琼瑶剧了。恐怕,看到最后,读者们也会原谅她当初的不择手段吧。 www.ZuiMeiHui.com

映衬宝钗编辑本段回目录

书中暗示她映衬的角色是薛宝钗,而晴雯是林黛玉的另一种分身形象。 除了林黛玉,她是另一个贾宝玉视为愿意同生共死的女性(贾宝玉也曾对她说过要为她去当和尚)。

www.ZuiMeiHui.com


花袭人和薛宝钗的共同点和不同点:宝钗和袭人的做人准则是牢牢把握着现实的利益,她们是具备封建传统美德的典范,封建卫道士。比如宝钗对金钏儿之死的轻描淡写与对柳湘莲出家的评论,袭人向王夫人打小报告。说好听一点就是她们贤,理性而现实,从来就是从时守分,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非常识时务。

www.ZuiMeiHui.com


宝玉挨了打,花袭人语出惊人。她说贾政打人打得有理,如果不打,宝玉可能又要做出超乎理法的事情来。花袭人凭借这番微言大义,直接打动了宝玉的母亲王夫人。同时这也是袭人对宝玉的爱的体现,希望宝玉能从此更上进。

www.ZuiMeiHui.com

薛宝钗的心机比花袭人厚实,以至于关于薛宝钗人品的争论至今未歇。薛宝钗留给我的最深一笔,应当是她以所谓来着的身份对林黛玉的教诲,大概意思是《西厢记》是邪书,读多了偏移性情,十分不好,林黛玉不仅听信,还感激涕零,对薛再无戒备。我们知道,薛宝钗当然不是恶人。按照一般观点,害人的手段,无非是小报告、进谗言,捏造事实诟谇谣诼,然而在我看来,恶却是不足以害人,真正能够害人的,是向社群献媚,也就是挑动没有鉴别能力的大多数人,将少数精英隔离开来。薛宝钗的八面玲珑,便是向社群献媚的结果。于是,薛宝钗的支持者遍布大观园,其拉票方式好比主席的亚非拉政策,那是造物对数量与平庸的偏爱。更有趣者,孔子一直痛恨的“匿怨而友其人”,却在薛宝钗身上成了美德,这一点足以为儒学在后世的畸变做注脚了。

醉美会

形象分析编辑本段回目录

人物

自《红楼梦》诞生以来,在红楼里众多的女性人物形象中,袭人是受非议比较多的一位,有论者以为袭人老于世故,机心深重,是一个奴性化的人物,甚至认为晴雯之死乃至大观园的查抄均应归罪到袭人头上,然而,细读红楼梦中关于袭人的章节,曹雪芹在描写袭人这个人物时借书中人物特别是宝玉之口,时常对她流露出一种亲近颀赏之意,如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宝玉问麝月,你怎不同他们玩去?麝月说:“都玩去了,这屋里交给谁呢?"等一番话时,宝玉便感叹“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这一句“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足见作者对袭人的好感。如果袭人真是站在封建卫道士的立场上,成为曹雪芹精心营造的这个梦的破坏者之一的话,作者对袭人的这种微妙的情感就很难解释了。由此可见,至少在作者的心里,袭人并不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负面形象。

www.ZuiMeiHui.com

善良守职

袭人一出场时,作者这样介绍她“ 原来这袭人是贾母之婢,本名花蕊珠,贾母因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不中任使,素知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宝玉因知她本姓花,又曾见前人诗句有:“花气袭人知昼暖”之句,遂回明贾母,即更名袭人。这袭人有些痴处,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今跟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格乖僻,每每规劝.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心地纯良,克尽职任”这八个字是曹雪芹给袭人最初的评语,然而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的确能发现袭人世故的,与心地纯良不那么相符的一面。其实,这并不是作者开始对读者进行了误导,而是袭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性格和处世的方法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随着袭人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变化而产生的,也正是曹雪芹描写人物的高明之处。这种变化,实际上在袭人这个人物一出场的时候就埋下了伏笔。 醉美会


到了第二次出场的时候,也就是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袭人就与宝玉发生了关系,这也是全书唯一一处实写宝玉性经历的笔墨。从红楼梦整体的纯情风格来看,刚开始就出现这样的笔墨似乎有些突兀,以至有人认为是不应有的秽笔。正因如此,才更应引起我们的注意。从后来的情节发展来看,这一次经历,对宝袭之间的关系,袭人性格的变化,是具有很深远的影响的。作者在一开始就提到“…今跟我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一点,用曹雪芹的话说是克尽职任,也有人认为是奴性的一种表现,然而我们看一下袭人的成长经历,就不难理解她的这种想法了。 醉美会


袭人从小就被卖入贾府,没有得到过正常的父爱母爱,对一个生性温顺的女孩子而言,这种缺失性的经验,使她很自然的会去寻找一种感觉来替代。贾府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比起狠心将她卖入贾府的父母来,她先后服侍过的主子贾母,史湘云,宝玉对她都还不错,这自然使她对贾府产生一种归属感。正是这种归属感,才使她“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也正是这种归属感,当贾宝玉对她提出性要求的时候,她没有表现出一个女孩子正常情况下应有的矜持,而是认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从封建礼法上说,两个人这种偷吃禁果的行为绝对是一种苟合,绝对谈不上合乎礼法。袭人“亦不为越礼”的想法,并不是因为她的无知,而是因为她对贾府,对宝玉的依恋之深,已经到了无可不为的地步。在她的内心里,早将自己的当做了贾府的一份子,宝玉的这种要求,在她看来,是很合理,很正常,甚至是她内心所希望的。曹雪芹让袭人第二次出场便与贾宝玉发生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突出袭人对贾府的这种归属感。甚至袭人对宝玉的感情,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这种归属感而产生的,而不是象其他的女孩子那样,是因为宝玉对她们的关心体贴。关于这种归属感,在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袭人自己有一段很好的说明:“原来袭人在家,听见他母兄要赎他回去,他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又说:“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你们却又整理的家成业就,复了元气.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因此哭闹了一阵。” www.ZuiMeiHui.com

就贾府当家

在骗宝玉说母兄要赎自己回去时,更在无意中将这种归属感表露无遗,袭人道:“我妈自然不敢强,且漫说和他好说,又多给银子,就便不好和他说,一个钱也不给,安心要强留下我,他也不敢不依.但只是咱们家从没干过这倚势杖贵霸道的事,……’”“咱们家”这三个字,当真是神来之笔,袭人潜意识里早就贾府当做“咱们家”,这分明是不回去的了,可惜以宝玉之聪明,当时竟未听出。这一类的话,后面袭人还说过很多,比如第三十一回袭人与晴雯起争执时说的:“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中的“我们”两个字等等。

醉美会

贾母立场

很显然,对贾府这种深切的认同和归属感,是袭人一切行为的出发点。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袭人会站在贾母王夫人的立场上,时时对宝玉进行规劝,甚至对王夫人说出:“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的话来了。袭人对贾府的认同,不仅仅是自我身份上的认同,更是一种精神上的认同。而她的出发点,却是为着宝玉好。在整个大观园里,袭人是与宝玉肉体距离最近的女孩子,然而她的精神,却与宝玉相隔很遥远。这显然是另一值得研究的悖论。

醉美会

与宝玉

提到袭人,自然不能不提晴雯,“袭为钗副,晴为黛影”这句话的确有一定道理,袭人在做人的世故方面,是可以宝钗一争长短的,晴雯的风流灵巧,快言冷语也的确与黛玉相似。然而黛玉在宝玉的心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当然胜过宝钗,可是晴雯在宝玉中心目的地位却并不如袭人,这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关于晴、袭二人在宝玉心目中的地位,最直接的比较就是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袭人与晴雯起了争执,宝玉很旗帜鲜明地站在了袭人一边,甚至说出:“你也不用生气,我也猜着你的心事了,我回太太去,你也大了,打发你出去好不好?”关于贾宝玉身边的人出去,书中还有写过两处,一处是袭人骗说家人要赎她回去,一处是紫鹃骗说黛玉要回家去。前一次宝玉是千求万央,后一次神智不清,而对晴雯,却是由宝玉自己说了出来,而且不只说了一句,足见袭人在宝玉心目中的地位是胜过晴雯的。

醉美会


袭人之所以能在宝玉心目中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首先在于袭人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性经历的对象,而且他与袭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经常性的。宝玉自与袭人初试云雨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必然会有更多的正常的生理需求。

www.ZuiMeiHui.com


有趣的是,自那次以后,曹雪芹再没有没有提过宝玉这方面的经历,以致只能让后人产生诸多猜测。还是第三十一回袭人晴雯争执时,晴雯听袭人说了“我们”两个字,不觉又添了酸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宝玉与袭人的第一次是“幸得无人撞见”那么晴雯知道两人之间的事情自然不是因为这次。而“幸得”两字说明宝袭二人还是多少有点顾忌,做起来很小心的,然而终究让晴雯知道了,可见二人之间发生关系的次数应该不在少数。在第七十六回晴雯被逐之后,病重将死,宝玉去看她,晴雯呜咽道:“……只有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今日既担了这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由这一番话可以看出,晴雯与宝玉之间,是并没有肉体关系存在的。 www.ZuiMeiHui.com


以宝晴之亲密,尚且没有逾矩之事,那么其他的女孩子与贾宝玉发生关系,其可能性就更小。这样看来,可以推断袭人是贾宝玉比较固定的性伴侣,甚至很可能是宝玉婚前唯一亲近的女孩子。所以当第十九回,宝玉看见“茗烟按着一个女孩子,也干那警幻所训之事……”时,马上就想到要去袭人家看她,显然是受了刺激之后,潜意识里唤起了对袭人的性意识。 然而,虽然早在第六回,宝袭发生关系之后,曹雪芹就已经点出了“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但肉体的关系,并不是宝玉对袭人另眼相待的唯一原因,甚至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www.ZuiMeiHui.com


宝玉对袭人的感情,与对其他女孩子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对宝玉而言,女孩和女人的分别不啻天壤。因此他常说女孩嫁了人就变了蠢物了。与其说贾宝玉尊重、爱惜女性,不如说他尊重、爱惜的是女孩。“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这水里若是进了泥,便是浊水,就算不是浊臭逼人,至少也不会再让人觉得“清爽”。那么袭人从一出场显然就已经不再算是水做的骨肉了,为什么宝玉仍能对她另眼相待,放在比那些冰清玉洁的女孩子之上呢?并不是宝玉觉得自已与旁的男人有何不同,也不是完全是因为对袭人肉体的眷恋。而是因为,在袭人身上,寄托着贾宝玉的俄狄浦斯情结。 www.ZuiMeiHui.com


宝玉从一出生,因为抓周抓了脂粉钗环的缘故,贾政对他一直很严格,但是贾母和王夫人对他却是千娇百宠,当作命根一般。他是在一种深切的浓重的母性关怀下长大的,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看,产生恋母情结几乎是一一件必然的事。(事实上按弗洛伊德的观点,这种情结存在于每一个人身上)而贾宝玉对女性的特殊感情,应该说很大程度上也来自于他内心深处的恋母情节。袭人的年龄比宝玉大两岁,性格又是温柔和顺,像母亲多过象情人,最重要的是,宝玉的饮食起居一直都是由袭人来照顾,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自然会使宝玉对袭人产生一种依恋感。正是袭人这种特殊的性格和身份,才使贾宝玉的恋母情节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宣泄对象。贾宝玉对袭人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情爱,而是欲望,是依恋。也许正是因为潜意识里的犯罪感,在袭人已经获得王夫人认可的情况下,曹雪芹仍然给她安排了公子无缘,优伶有福的结局。 醉美会

人物的悲剧

红楼梦是一部大悲剧,几乎到了有情皆孽,无人不冤的地步。袭人的结局,在第五回贾宝玉游太虚幻境时说已经作了预告:“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袭人最后嫁给蒋玉菡,与其他人相比,还算有个不错的归宿,在书中悲剧的色彩并不浓厚。但是如果想一想袭人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做贾府的一份子,早已进入了角色,最后却落一个好梦成空,这一种结局比起黛玉,晴雯的烟灭云散来,更有一种深刻的悲凉。佛家讲人生有八苦,其中有一种叫做求不得,袭人所遭遇的,正是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

www.ZuiMeiHui.com


袭人出身贫苦,家中艰难时曾一度揭不开锅,为了不“看着老子娘饿死”(第十九回),她小小年纪就被卖到贾府当了丫头。历来对她的评价贬多过褒。然而,当我们细细探寻袭人的心路历程,会从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一种生存的无奈。其实,如果把我们放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处在她那个位置,我们未必能做得比她更好,活得比她更磊落。曹雪芹送她一个“贤”字,可见她也是作者满怀着同情与惋惜、饱蘸着“辛酸泪”写出的一个悲剧形象。也许,在别人的眼中,她攀上了高枝,乌鸡变成了凤凰,但无人知道,在这蜕变的过程中,她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忍受了多少屈辱! www.ZuiMeiHui.com


首先,袭人忍受着来自周围人的明讥暗讽和冷言冷语。当晴雯听到她说出“我们”这两个字时,便冷笑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第三十回)宝玉的奶娘李嬷嬷更是公然骂她是“忘了本的小娼妇”(第二十回)。面对这些冷嘲热讽,袭人只有忍气吞声、暗自落泪,却不敢做丝毫反驳。李嬷嬷吃了宝玉留给她的酥酪,她害怕惹起事端,便以吃栗子为借口转移宝玉的注意力,将此事搪塞过去。袭人总是生活在担心出事的忐忑之间,因为一旦风波骤起,受伤害的总是她首当其冲。在她那妩媚的笑脸下面,始终隐藏着一颗痛苦呻吟的心;在那受宠的荣耀背后,永远隐埋着一份不为人知的辛酸。 醉美会


袭人如此忍辱负重,与其说是为了一个姨娘的身份,不如说是为了一个男人宝玉。如果说以前她对宝玉从未有过太多奢求的话,那么在与宝玉偷食禁果之后,她对宝玉的感情开始变得复杂。与宝玉的肌肤之亲,在唤醒她性意识的同时,也唤醒了她的占有意识,从此她对宝玉的关怀更加“无微不至”了。袭人想用一个女人的柔情蜜意来征服宝玉的心,拴住他的灵魂,但她了解宝玉却不能理解宝玉,他们肉体上离得越近,精神上便离得越远。宝玉已经深深地刻入了她的生命和灵魂,但她从来走不进宝玉的精神深处,触不到他的灵魂。在宝玉因所谓“流荡优伶”、“淫辱母婢”等罪状遭到贾政一顿痛打后,袭人如同惊弓之鸟,惊恐不已,她觉得再不加制止,宝玉很可能会闯出更大的“丑祸”来,于是在王夫人找她谈话时,她便未雨绸缪、孤注一掷,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怎么个变法儿,以后竟还叫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并说出来自己的顾忌:“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第三十四回)袭人的深思远虑触动了王夫人担心宝玉“作怪”的心事,王夫人对她感激不已、“感爱”不尽,给了她许多实际的好处。袭人的“告密”在令王夫人感激和感爱的同时,也引起了许多读者对她的鄙夷和唾骂。其实她并非故意向贾府高层邀宠讨好,也并非刻意破坏宝黛之间的感情。

醉美会


在道貌岸然的贾府,她耳濡目染中受到的是封建思想的熏陶,被灌输的是封建礼教的规范,在她看来,自由恋爱是为封建礼法所不容的洪水猛兽,身为宝玉的贴身丫头,便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宝玉被其吞噬。袭人一向息事宁人,宁愿自己受委屈受劳累,也不愿惹起事端,她“告密”的初衷只是想要保护宝玉,防“丑祸”于未然,保全宝玉“一生的声名品行”,至于后来的风生水起,恐怕是她始料未及的。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告密”会导致晴雯的抱屈而亡、芳官和四儿的无情被逐,她或许不会这么做。而她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番话也把宝玉从她身边推得越来越远。从此袭人就百口莫辩地成了“大观园里的女特务”,其实想想,如果她想撵走晴雯的话她早就有机会,不必等到。

www.ZuiMeiHui.com


晴雯挤兑袭人和宝玉“我们”,气得宝玉发狠说要回王夫人打发走晴雯时,袭人“见拦不住,只得跪下了”(第三十一回)。许多人只看到了袭人“告密”,却看不见她这“跪地求情”的一幕。袭人对宝玉的感情是复杂的。她以她的方式“爱”着宝玉,尽管她并不知道这是爱;她只想对宝玉好,尽管她并不知道这种“好”对宝玉有时也是一种桎梏。与宝钗和黛玉相比,她对宝玉的感情显得更为艰难而沉重。她不像黛玉那样拥有冰清玉洁的气质,也不像宝钗那样具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在她和宝玉的相处中,我们似乎感受最多的是她那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情。毕竟,宝玉是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而袭人只是一个地位低下、平凡普通的丫头。地位的悬殊造成了袭人心理上的自卑,而这种自卑又造成了两人感情上的错位。

www.ZuiMeiHui.com


在宝玉的生日宴上,袭人掣到的是一支桃花签,题曰“武陵别景”,诗云“桃红又见一处春”,语出宋代诗人谢枋得的《庆全庵桃花》:“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见一年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暗指袭人离开贾府,嫁给蒋玉涵之事。此签初看似乎有点“轻薄桃花逐流水”之意,其实,袭人处在主不主奴不奴妻不妻妾不妾的尴尬地位,她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守节。其实,她不愿离开贾府,不愿离开宝玉,但又不敢违抗王夫人的命令。

醉美会


袭人从来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在任何时候,她都像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在受人支配的时候,只能以泪洗面,宣泄内心的羞辱和悲哀,从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处于社会底层的弱势女性的生存悲哀。袭人的结局是幸运的,她嫁了一个温文尔雅的丈夫,而不是一个暴戾凶顽的“中山狼”。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袭人又是不幸的,她以为自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宝玉的爱妾,服侍宝玉走完一生,但造化弄人,命运偏偏让她跟宝玉天各一方,正如宝玉和黛玉心心相印却生死两端一样,同样是悲剧。得到了别人眼中的幸福,心却是悲伤的,这种得到后的失落恐怕比失去后的空落更为痛彻心骨!虽然与公子“无缘”,但袭人仍深念旧情,据脂批,后宝玉夫妇处于“贫困难耐凄凉”的落魄之时,袭人还和丈夫一起照顾宝玉夫妇的饮食起居,“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也许,在袭人心里,相见离别都只觉得宝玉最好,但人生就是这样,虽有遗憾,却正是遗憾才使人生完整。

www.ZuiMeiHui.com


大观园中百花齐放,满园芳菲,争奇斗艳,莺娇燕妒。妩媚温柔的袭人像那娇艳而灿烂的桃花,花开时灼灼其华,令人销魂;花谢时落英缤纷,令人惋惜。

醉美会

名人评论编辑本段回目录

王蒙评论

对于《红楼梦》中的人物,林黛玉也好薛宝钗也好,历来多有争议。但对袭人,则似乎无例外地都觉得讨厌。甚至有人提出,她是贾母、王夫人等安排在宝玉身边的一名特务,根据是她接受王夫人的特殊补贴,向王夫人汇报贾宝玉周边的情况,不点名地进谗,毁了晴雯等等。

醉美会


袭人确似不怎么可爱。首先作者强调她长得不美。王夫人更以除美务尽的心情向晴雯等进行讨伐: 素日众丫鬟皆知王夫人最嫌浓妆艳饰语薄言轻者……王夫人一见他……有春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不觉勾起方才的火来……便冷笑道:“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晴雯一听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是袭人暗算了他。接着,王夫人又说:“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劳你费心……”因向王善保家的道:“你们进去,好生防他几日,不许他在宝玉房里睡觉。等我回过老太太,再处治他。”喝声“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 醉美会


而宝玉是以貌取人的,一般的人性是喜欢长得顺眼的人而不是专门喜欢丑陋者的。晴雯的相对自由洒脱的性格与她的美丽有关,美丽增加了人的自信自尊,有利于女孩子张扬个性。而丑人缺少这方面的天生的本钱,不能不谦虚谨慎,更多多地利用、依靠人为的东西:规则、秩序、价值观念、权威。当然这里不仅是美与丑的问题,宝钗很美,但也认同当时的主流文化规范。只是袭人如不争取外力、争取主子方面的信赖与器重,她就在众丫鬟的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 www.ZuiMeiHui.com


爱美唯美的宝玉离不开袭人。由于袭人服务得好?是一个原因,但袭人的服务是可以由一个服务班子代替的,袭人这个人却是任何班子代替不了的。由于袭人早已与宝玉领略了“警幻所示之事”,也是重要原因。这也是历代读者评者最瞧不起她的。但是这个责任更多地应该由宝玉负起,更应该由当时的制度负起。袭人的地位已经规定,只是由于年龄太小,才尚未被宝玉正式收入房内,“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暂且别无话说。” www.ZuiMeiHui.com


书上是这样说的,这种说法有掩耳盗铃的曲笔,也有真实的事体情理在焉。也是在此“初试云雨情”一章,说到宝玉“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看来袭人不仅有显得笨手笨脚的一面,还有柔媚娇俏的另一面与掩面伏身而笑的似拒还招引的功夫。看来不仅大智若愚,大美还需若丑,丑中之柔媚娇俏,掩面伏身而笑等,都是极具魅力的。

www.ZuiMeiHui.com

脂砚斋赞美

脂砚斋是新红学实际上的鼻祖,脂砚斋深知拟书底里,脂砚斋的观点,就是红楼梦作者的观点,著名作家刘心武说过,红楼梦是曹雪芹和脂砚斋合著的,高鹗八竿子打不着啊。

www.ZuiMeiHui.com


  不懂脂批就不懂红楼,这是当前红学界大多数专家学者所持的看法。
  且看脂砚斋毫不吝啬的夸奖袭人:贤,晴不如袭,有始有终,赞,为人好。
录脂砚斋部分批语[1]如下,皆是批者对袭人由衷的赞美: www.ZuiMeiHui.com

1.又问袭人姐姐呢。【◎甲戌侧】断不可少。
  2.宝玉未必吃了,拿来给我孙子吃去罢。他就叫人拿了家去了。
  【◎庚辰侧】在袭卿身上,去叫下撞天屈来。
  3。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 www.ZuiMeiHui.com
  【◎庚辰侧】虽写得酷肖,然唐突我袭卿,实难为情。
  4.【◎甲戌夹】奶母之倚势,亦是常情,奶母之昏聩,亦是常情,然特于此处细写一回,与后文袭卿之酥酷,遥遥一对,足见晴卿不及袭卿远矣。余谓晴有林风,袭乃钗副,真真不错。
醉美会

  5.我才倒茶来,被雪滑倒了。
  【◎甲戌侧】现成之至,瞧他写袭卿为人。(袭人把6.他人的错误揽在自己身上)
  【●甲戌回后】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棋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醉美会
  7.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
  【●己卯夹】补出袭人幼时艰辛苦状,与前文之香菱,后文之晴雯,大同小异,自是又副十二钗中之冠,故不得不补传之。(庚辰夹、有正同)
www.ZuiMeiHui.com

  8.有那个福气,没有那个道理。纵坐了,也没甚趣。
  【●己卯夹】调侃不浅。然在袭人能作是语,实可爱可敬可服之至。所谓“花解语”也。(庚辰夹、有正同)
  9.那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他,可见老背晦了。
www.ZuiMeiHui.com

  【●己卯夹】袭卿能使颦卿一赞,愈见彼之为人矣,观者诸公以为如何?(庚辰夹同。有正“如何”作“何如”。)
  10.袭人听了,才放下心来。
  【●庚辰夹】精细周到。(己卯夹、有正同) 醉美会
  11.【◎庚辰眉】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昌“花袭人有始有终”
  到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话,倒有些识见。
  12.【●庚辰夹】此是宝卿初试,已下渐成知己,盖宝卿从此心察得袭人果贤女子也。 醉美会
  13。贤袭人【庚辰侧批:当得起。】 醉美会

争议焦点编辑本段回目录

一、奴性之争
历来不少学者从反封建的角度解读《红楼梦》,宝玉、黛玉、晴雯等性格反叛逆的人物被赞为“具有进步意义”“有反抗精神”“有骨气”,而相对的,符合当时礼教要求的袭人则被作为奴性十足的典型,甚至被批为“奴才”“封建卫道士”。 醉美会


不少读者据此不喜欢袭人,但也有读者为其鸣冤,认为袭人只是一个年纪不大、没有文化的丫头,“奴才""卫道士”之讥未免太过。 www.ZuiMeiHui.com

平反内容

有许多人都认为,晴雯之死,袭人负有极大的责任,是因为袭人告密,导致了晴雯被赶出大观园。当时晴雯生着重病,不久晴雯就死了。在乾隆、嘉庆年间,也就是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有一位叫二知道人、评点家,他在谈到金钏之死、晴雯之死的时候,他就说:“袭人是功之首,罪之魁。” 她向王夫人进言有功,立头功的就是她,罪魁祸首也是她。比他稍微晚几十年,道光年间,那就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有一个叫涂赢的,说得就更严重了,人如果奸猾,可她装得非常有人情味--“奸而有人情者难辨”,这样的人不太好分辨,那些奸在表面化的,你一看就看出来了--袭人就是“奸而近人情者,阅其平生,死黛玉,死晴雯,逐芳官、蕙香,挑拨秋纹、麝月等等,其虐肆矣。”她干的坏事太严重了,太多了。由此可见,袭人受到大家的怀疑,可以说是历史悠久。那么到底袭人有没有责任呢?借用一句俗话来说,这叫“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www.ZuiMeiHui.com


先说,为什么“事出有因”?因为袭人确实十分可疑。她有三大疑点。 醉美会


第一
袭人曾经向王夫人进言。这事情发生在贾政毒打宝玉之后,贾政差点把宝玉打死,可是袭人对王夫人说什么呢?她说:“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若老爷再不管,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情来。”她这话说得多么严重。而且袭人说:“希望太太怎么变着法,把二爷搬出大观园。” 这意见够具体的了,不仅分析了事情的严重性,而且提出了“建设性意见”。那么王夫人当时一听,非常感动,对袭人说了许多感激的话,而且保证绝不辜负她。紧接着,赏给她两个菜,这是小事;再紧接着,就命令王熙凤把袭人的工资增加一倍半。这是第一,袭人可疑。 www.ZuiMeiHui.com


第二
在抄检大观园之前,王夫人把晴雯叫来给训斥了,当时她说了那么句话,说:“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你干的事,我都知道。晴雯干的事,王夫人知道,只可能谁告密?只有袭人告密了。这是七十四回。七十七回,王夫人亲自到大观园,她在怡红院公开宣布,她说:“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儿神意,时时都在这里。”这说明,我在这儿有“暗探”。我这儿有“间谍”派着,我自己不来,我的心,我的耳朵,我的精神,我的感觉,都在这儿,有人给我打“小报告”。这是明摆着说袭人,这还有跑吗!

醉美会


第三
连宝玉都怀疑袭人。宝玉跟袭人关系多好啊!抄检大观园之后,宝玉问袭人:“怎么咱们私底下说的玩的话,太太都知道了。怎么太太别人的毛病都挑了,就单不挑你,还有秋纹、麝月。”不仅袭人是“密探”,还有两个帮手!连宝玉都怀疑她。

www.ZuiMeiHui.com


所以,这袭人确实疑云重重,很难摆脱这个干系。所以,二百年来,她屡受怀疑,实在是在情理之中。 www.ZuiMeiHui.com

人物才是可卿仙子

很多读者因为秦氏就是可卿仙子,其实是被误导了。大家看第五回“那宝玉刚合上眼,便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这一回秦氏和可卿仙子是同时出现的,秦氏仅仅是个带路的。如果小蓉奶奶是可卿仙子,宝玉见了怎会认不出来,人家虽痴,对女儿是最上心的。 醉美会


  在看曹公是怎样误导众人的。宝玉大喊,可卿救我!这秦氏的小名可儿,尊称不就是可卿吗?跟什么宝卿、袭卿一个性质的,你不能说花袭人的名字是花袭卿吧!

醉美会


真正的可卿仙子其实是袭人,下面列出许多证据。

醉美会


1,袭人跟宝玉云雨时,自觉与了宝玉,所以不越礼,看官都认为是贾母把她给宝玉的,到晴雯死后,方知不是。贾母认为宝玉还小,从来没有给他通房的丫头,只预备了晴雯一人,因为只有晴雯配得上给宝玉做姨娘。

醉美会


  那是谁把袭人与了宝玉呢? 醉美会


  答案就是警幻仙姑。第五回警幻仙姑是明确把可卿仙子许配给宝玉的,紧接着第六回袭人就自觉与了宝玉,不是巧合,因为袭人就是可卿仙子!
2,可卿仙子的作用是跟宝玉云雨,直到宝玉了悟。但是宝玉直到出了太虚幻境时还是没有了悟,于是袭人就继续跟宝玉云雨,让他继续了悟。 醉美会


  别以为他们试了一次,因为宝玉没有了悟,他们必须继续试,一直试到宝玉了悟为止。证据就是第一次没人发现,后来晴雯李嬷嬷都看到了,引得丫鬟羡慕嬷嬷妒!可见袭人和可卿仙子是同一人。 www.ZuiMeiHui.com


3,第六回说袭人“渐通人事”,她这么纯良的人,怎么会去学人事,贾母的慧眼可不会看错人,只有一种可能,是她姐姐警幻仙子教她的,这是袭人是可卿仙子的铁证!

www.ZuiMeiHui.com


4,可卿仙子字兼美,意思是兼有钗黛之美。天上的可卿仙子是宝钗和黛玉的美丽加起来,而地上的可卿仙子,黛玉宝钗也各占其一半。袭人当了宝玉的知己,黛玉也当了宝玉的知己,她们共同赢得了宝玉的心。袭人的贤让她荣升准姨娘,宝钗的贤让她当了宝二奶奶,她们共同赢得了宝玉的身。宝玉是第二个看袭人的判词的,这个“二”就代表袭人兼有宝钗、黛玉二个人的美,袭卿才是可卿仙子! www.ZuiMeiHui.com


5,再看后文宝玉踢袭人,这个情景和宝玉在太虚幻境时被踢出去的情景何其相似。但这次是宝玉主动踢了可卿仙子,因为他被迷津渡的夜叉海鬼所迷惑。
总之,袭人就是可卿仙子,是警幻仙子许配给宝玉的,是官配。黛玉换完泪就回去了,只是宝玉生命中的过客。金锁是俗世之物,俗世间的金玉良缘根本不可能拴住宝玉。只有袭人是宝玉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既得了他的心,又得了他的身。

醉美会


  后文蒋玉菡谐音将玉含,其实是宝玉的分身。西游记唐僧到西天时,肉身沉进河里。宝玉也一样,蒋玉菡就是他的肉身,蒋玉菡要和袭人继续他们的夫妻缘分,然后可卿仙子才能回太虚幻境!

醉美会

人物是百花仙子

袭人的另一个身份,是天上的总花神。宝玉拿死了半边的海棠比晴雯,袭人说:晴雯是个什么东西,灭不过我的次序去! 醉美会

  再看晴雯的身份,是天上的芙蓉花神,花签一节说得明明白白,能跟芙蓉媲美的只有牡丹,而牡丹是宝钗。既然袭人的次序在芙蓉花神之前,只能是总花神。 www.ZuiMeiHui.com


  袭人是天上的总花神,绛珠仙草也归她管。宝玉是绛洞花王,和袭人在天上是一对神仙眷侣。袭人是红楼梦里唯一一个姓花的女子,就是最好的证明。有人说芳官姓花,其实她只是想骗一杯酒吃。 醉美会
  袭人是花朝节出生,那天是百花生日,是又一条明证。 www.ZuiMeiHui.com


当年百花仙子下凡,名叫唐小山,本是百花才女榜第一名,但因为犯了武则天的忌讳,直接下调了十名。此次百花仙子再度下凡,本是金陵十二钗第一名,但为了迷惑宝玉,警幻仙子把袭人处心积虑地调到又副册第二位。而袭人的判词正好被宝玉第二个看到,介于木芙蓉晴雯和水芙蓉香菱直接,水木生花,这就暗示袭人是百花仙子,掌管水陆一切花卉。 醉美会


袭人就是总花神,总花神对芙蓉花神晴雯等说“一个个不知道怎么死的”,后来那几个死得不明不白,这么灵验就是明证,百花何时开何时败,自然是总花神说了算。

醉美会

“胆识”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小说里,贾政讨厌。在现实中,如果你为人父母,不管你什么意识形态什么理念,什么价值观人生观,也不管你信仰什么宗教或无神论,你能喜欢或者容忍宝玉这样的儿子吗?甚至,你愿意有黛玉这样的女儿吗? www.ZuiMeiHui.com


所有的危机中最要命的是人的危机。第一代,荣国公宁国公,第二代,贾代善贾代化,第三代贾敬贾赦贾政,只有贾政一人主观上尚求正规,实际上一事无成又一筹莫展。而到了宝玉这一代,到了贾珍贾蓉之属,除最后是人家的人的探春一人尚可行事一二外,其他对于这个家族来说,全是废物,全是寄生虫,全是毒菌烂疮病变。

醉美会


但是责打宝玉事件中,一身正气,满腔悲愤的贾政却只能直挺挺地跪在那里认错。这仅仅是老太太护孙子的人情哪怕是妇人之见造成的吗?还是说明了贾府的气数已尽,封建意识形态的威力已从自身的核心中完蛋了呢?

醉美会


在人人慰问宝玉为宝玉而流泪的时刻,只有袭人敢于与众不同,说出自己的见解:“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王夫人一闻此言,便合掌念声“阿弥陀佛”。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亏了你也明白,这话和我的心一样……”

www.ZuiMeiHui.com


表面逆着主子,实际是为主子的长远利益说话,袭人算准了这一点,她进言的风险很小,把握很大。一句话收到了一石数鸟的效果。一曰表忠心,二曰讲原则,三曰在男女大防的大旗下排除了所有竞争对手,尤其是投合了王夫人的心,王夫人嫉淫如仇,疑美如蝎,为了宝玉的成长环境,王夫人是不惜下辣手毒手的。 醉美会
袭人说得太多了。如果她少说一点,也许我们还会从好的方面想,比如,也许她是真的接受了主流意识形态,为了贾家的未来,为了宝玉的未来着想?也许她确实领到了“上面”的旨意,她有责任保证宝玉的健康成长?甚至也许她确实有把握,有根据她早晚是宝玉的人?

醉美会


然而她讲得太好了太透彻太高明了:“哪一日哪一时我不劝二爷,只是再劝不醒。偏生那些人又肯亲近他……总是我们劝的倒不好了……要来回太太,讨太太个主意。只是我怕太太疑心,不但我的话白说了,且连葬身之地都没了。”

醉美会


是的,底下的话比较阴险,会引起疑心,会搞得自己无葬身之地。这可就是内心有鬼了。袭人表示“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

醉美会


当然了,就是与袭人作怪啦。王夫人既无法掌握真实情况,又爱听投合自己的心的话,当然傻出了个样儿来。

醉美会


袭人连忙回道:“如今二爷也大了……‘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人……反说坏了……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不然’,不如这会子防避的为是……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惟有灯知道罢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心内越发感谢袭人不尽…… www.ZuiMeiHui.com


一张巧嘴,左右都是理,深刻远见,自责自律,勇于担待,敢冒不韪,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她的话她的水平她的表达时机与措辞比贾政夫妇都高明许多。于是王夫人感激涕零,五体投地,心服口服,拿袭人当成了恩人和救命菩萨。她叫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只是这几次有事就忘了。你今儿这一番话提醒了我。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声名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是还有一句话: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 醉美会


王夫人既轻信又轻疑(如对金钏),其智商就是在袭人之下,高贵者有时是多么愚蠢啊。

醉美会

四大家族    醉美会
 贾家贾演  贾源  贾代化  贾代善  贾代儒  贾代修  贾敷  贾敬  贾赦  贾政  贾敏  贾珍  贾琏  贾珠  贾环  贾瑞  贾琮  贾蓉  贾蔷  贾菌  贾芸  贾芹  贾巧姐  贾宝玉  贾元春  贾迎春  贾探春  贾惜春   

www.ZuiMeiHui.com


 王家王子腾  王子胜  王夫人  王仁  王熙凤
 史家史太君  史鼐  史鼎  史湘云
 薛家薛姨妈  薛蟠  薛蝌  薛宝钗  薛宝琴
  其他主要人物林黛玉  邢夫人  尤氏  李纨  秦可卿  甄英莲  妙玉  赵姨娘  刘姥姥  甄宝玉
  丫 鬟袭人  媚人  晴雯  茜雪  麝月  秋纹  绮霰  春燕  四儿  佳蕙  抱琴  司棋  入画  翠墨  蝉姐儿  碧痕  莲花儿  绣橘  紫鹃  雪雁  春纤  鸳鸯  琥珀  珍珠  莺儿  文杏  平儿  林红玉  丰儿  金钏  玉钏  彩云  彩霞  同喜  翠缕  宝珠  瑞珠  娇杏  小螺  善姐  臻儿  靛儿  篆儿  傻大姐  小鹊  银碟  炒豆儿  小舍儿  宝蟾  侍书  坠儿  檀云
  十二官芳官  龄官  蕊官  藕官  豆官  宝官  文官  茄官  菂官  艾官  玉官  葵官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甄宝玉 下一篇媚人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词条信息

冰河
冰河
超级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